鬼君闲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当年基督入世,也在这阳光下长大。

我男人他有病

第二章 hentai薛暮秋

  我叫纪斐,“纪念”的“纪”“文采斐然”的“斐”,但是我二十六年来丝毫没有展露过一丝丝的文采,吐槽力量倒是很强大。
  
  好吧,不小心槽了一下我自己,重来。
  
  我叫纪斐,“纪念”的“纪”“文采斐然”的“斐”,现年二十六岁,性别男,已婚。结婚对象叫薛暮秋,是个据我所知有精神病的人,年龄未知,性别男。
  
  虽然这样的介绍啊,有点老气而且啰嗦,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重申一遍。因为我接下来的话,就是很让我不爽。
  
  就在昨天,我被两个人高马大的,肌肉发达的助理告知,我和一个男人结婚了。这种心情就是很微妙。毕竟宅男虽然总是期望着抚摸女神的手之类的,但是对同性的接受度还是蛮高的,b站早就被一堆腐妹子和伪基佬占领了,就算不了解也早就被骚气满满的弹幕科普了一大堆稀奇古怪yooooooo~的东西,弯成蚊香是不可能的,但是不再笔直笔直就是必然了,这也是很没有办法的。不过对同性接受度再怎么高,一个在被告知的前一秒还在坚信自己是个直男的宅男,还是很难接受的真的。
  
  而且这个男人还有病。
  
  还是个深井冰。
  
  求我知道的那一瞬间的心理阴影面积。
  
  好吧,知道你们求不出来。我的小心脏现在全部都是阴影,没有一丝儿光。刚刚发生的那一系列的事情我现在想起来都心惊胆颤,但是,要我放弃美食那是不可能的。美食是除了美颜之外最重要的!亏什么不能亏待自己!就算喉咙肿了我也能吃完所有的早点!别拦着我!让我吃!
  
  好吧,薛暮白果然不是看上我的那一个,因为他把我带回了餐厅。
  
  玛德制杖。
  
  我明明就是想让你拦住我。
  
  然后,薛暮白一脸悲伤的看着我,凄凄惨惨戚戚的说:“你吃吧,吃饱了我找最好的医生治你。”
  
  ……我就纳闷了,怎么这货比我还像个逗比呢。
  
  逗比和逗比之间那是没有未来的你造吗?!您能从哪来回哪去现在立刻马上麻溜且圆润的消失在我面前吗?
  
  一定是老天开眼,所以他消失了。虽然不是我期待的那样麻溜且圆润。
  
  看到那双和薛暮白长的——好的,那就是同一双——一摸一样的晶状体里填充了与薛暮白完全不一样的情感。我舒心了。
  
  “你好,”他笑起来,一派温润公子的形象,“我叫薛暮秋。”
  
  我:“哦。”
  
  薛暮秋啊?和我有关系吗?哦,有的,这是我的配偶……
  
  等等,这就是那个真•X二代或者三代四代五代?!天啦噜!夭寿啊!我竟然对金大腿那么冷淡!OMG!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补救???
  
  这边,我疯狂的进行头脑风暴想着补救的方法;那边,薛暮秋依旧非常平静的在微笑着。
  
  我其实不怎么懂薛暮秋这种人,但是我觉得他的微笑太过于形式化,很僵硬很不自然——不,他笑起来很自然很自然,但是这种不自然的感觉,让我心里毛毛的……我尽量文雅的措辞:“薛暮秋先生是吧?我——”
  
  其实打断别人说话那是相当不道德的事情真的。被打断的我如此无语的想着。
  
  “我对于你遭受的事情表示十分的抱歉,由于这是我分裂出的人格,我会对你负责的。”
  
  其实我不需要真的。
  
  “薛暮白是我的双胞胎弟弟,我在七岁那年把他杀死了。”薛暮秋明明在微笑着,嘴唇却吐出了这样恐怖的话。
  
  难怪你是个深井冰啊……杀自己DD的不是深井冰是什么?你看你毫无波澜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没有一点点的悔过之心。所以说,求放过啊!深井冰很危险的!我八字不怎么硬真的抗不起啊!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你要见谅啊!
  
  “我很愧疚,所以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的照顾暮白。”
  
  ……大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那是你弟弟!你的!你让我来照顾……你有毛病吗?!
  
  “是的,我有病。”薛暮秋露出一个令人(我)目眩神迷的笑容,“这点,我想你很清楚。”
  
  ……我刚刚难道把话说出去了吗?有吗?没有吧!
  
  薛暮秋站起来,理理自己的衣领,对我笑着说:“我想纪斐先生您可能需要好好学习一下如何掌管自己的面部表情——现在您的水平,小学生都能看懂您在想什么。”
  
  小、学、生?!拜托,我一个整天面对电脑的深度宅男,为了什么要管理自己的表情啊?我面对着屏幕打字还要做表情的吗?你仿佛在逗我!
  
  原本走到门边上薛暮秋又回过头,笑眯眯的给我挖坑:“我会叫医生来告诉你我人格的基本情况,我人格交换期间的注意事项我也会一并让医生转告,希望你能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
  
  妻子……妻你妹啊!谁是你妻子!我只是不小心把名字留在了你家的户口本上而已!就跟“xxx到此一游”是一个意思!只是碰巧那一格是你的“配偶”一栏而已!我还没承认你是我老公——啊呸!我还没承认你是我媳妇你给我死开!(╯‵□′)╯︵┻━┻
  
  我太生气了,气到不行,然后……大家知道吧,一个人太生气之后呢,就容易肚子饿,肚子饿的同时又生气呢,就容易吃下比平时多的多的食物……对,没错,我把一张桌子上的所有早点都次光光了。我吃下了辣——么多的食物,一点没浪费的全塞进了自己的胃囊里。这就造成了一个悲伤的后果——我吃撑了。
  
  吃撑就吃撑呗,不就是要消食嘛,那个XX牌子的健胃消食片给我拿来,我吃上十片就好!
  
  就在这时,一个男声突然冒了出来:“夫人您有时间吗?我想和您聊聊。”
  
  我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那个可恶的男人——你有没有胆子再说一遍?!
  
  那人无视了我的视线,很是淡定的走到我右手边的座位上坐下:“夫人要不要去花园散步消食?”
  
  我:!!!
  
  刹那间,我觉得我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很好,你很好,非常好。信不信我叫薛暮白辞了你!(╯‵□′)╯︵┻━┻
  
  不过我再怎么不爽,我也不能这么搞,毕竟这是薛暮秋的主治医生,那个男人一看就不好惹,再说了,这可是精神病医生啊!要是他能把薛暮秋治好我就能和他离婚告别已婚生活凭借离婚分得的财产过上开豪车住别墅吃遍天下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日子啊!!!
  
  那人顶着我热切的目光笑容都僵硬了,默默挪到了我的正对面。
  
  薛暮秋家的饭桌超——级长,我坐的是窄的那边,我的对面,和我的距离大概是七八米的样子。
  
  我:……
  
  我又不是要吃你!你跑那么远干嘛呢?!
  
  他就坐在我对面给我做起了自我介绍:“夫人您好,我是少爷的主治医生杨宁,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少爷的病情现在是——”
  
  “我吃撑了,杨医生能和我一起去散步吗?我想我们可以一边散步一边说这个话题。”
  
  我那是相当果断的打断了他,没办法,我还要靠着他走上人生巅峰呢,不和他处好关系怎么行?!万一他和我关系不好不好好治薛暮秋怎么办?!虽然我觉得我这种想法大概也是脑子抽了才会产生没错……但是!这种事情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但是花园散步之行如我所料那是相当的沉默。毕竟我是个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对我)非常重要的杨医生终于开始挑起话头了!真的是可喜可贺啊!
  
  “……夫人你知道少爷患的解离性人格障碍是一种非常难以治愈的精神障碍,治疗期间必须有家属陪同并给予爱的光怀和鼓励……”
  
  ……怎么说呢,虽然在这种时候好像不太应该笑出来吧,不过杨医生你的话这么中二真的好吗?爱?关怀和鼓励?你究竟是什么时候——不,用了什么方法从大学毕业并且混到了薛暮秋手下的?
  
  “……少爷一共有十个人格,目前我已经看到过其中的八个,也和他们进行了初步的沟通……”
  
  十个啊,这么多的吗?薛暮秋是把自己当西瓜切了十份——刚刚杨宇好像又叫我夫人了吧……好想揍他啊……算了这毕竟是即将引领我走向人生巅峰的人生导师啊!还是算了吧!不过我的手还是好痒怎破?!
  
  “……少爷的人格们不约而同的都不愿意进行人格融合治疗,这是一个关键点我想如果有夫人您的协助可能会比较轻松……”
  
  不愿意那是肯定的吧,毕竟人格也可以说是一个独立的人,谁愿意被剥夺生存的权利啊?不过我又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我协助得了你呢?你是傻了还是傻了还是傻了?
  
  “不,夫人,我没有傻,请您不要这样对我进行诽谤——下次您开小差的时候请务必不要说出您的任何想法。”
  
  呃,我竟然把腹诽讲出口了啊……这下惨了毕竟我可是正经吐槽役,还是未毕业的那种,这样很可能伤害到杨医生的脆弱心灵啊……
  
  “……作为一名医生,我的心灵并不脆弱,请您认真的听我说话,不要再开小差也不要再发散思维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竟然连续两次说出了自己的吐槽!这对一个以吐槽为己任的现任吐槽役情何以堪?我为自己的行为深深的自责着,低下了头。
  
  也许我的这般作态让杨医生一口气哽在喉咙里——虽然根本不可能对我撒气——以至于他无言以对了几秒钟之后又开始说话了。
  
  “少爷共有十个人格,其中有两个我还未曾见过,见过的八个里面更是有两个至今没有和我有过交谈。”杨宇的表情十分严肃,那张还算俊朗的面孔绷的紧紧的,“我认为少爷的人格里有十分危险的自杀型人格,距今为止少爷已经遇到了好几次生命危险,听说您是造成少爷人格分裂的关键原因,我希望您务必协助少爷的人格融合治疗。”
  
  Excuse me?关我什么事?我有见过薛暮秋——等等,薛暮白好像是说我见过哦……这个,算不算违法犯罪啊,如果算,最低判几年?我不想吃一辈子牢饭!而且那里还没有手机!
  
  大概是我的表情过于惊恐,杨宇笑笑解释了一下:“我没见过的人格中,有一个是您的爸爸,李建军。”
  
  我的爸爸因为死的太早,我和妈妈姓,而我的爸爸确实就叫李建军,听到这话,我就差没叫出来了:“等等等等!你什么意思?!我爸?我爸在我七岁的时候就game over了好吗?!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我很认真。”杨宇点点头,无奈的笑了笑,“您的父亲是军人对吗?而且在部队里任师长。”
  
  杨宇说的一点没错,但是我还是有点怀疑,毕竟这些事情,薛家查起来也不费什么。不过作为一个正常的人,听到这话怎么样也不能嘻嘻哈哈吧?
  
  “你说的,是真的?”这句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我牙缝里蹦出来的,我仔细的看着杨宇,不放过他表露的任何一点表情。
  
  “当然是真的,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娶你?”薛暮秋的声音不知为何从杨宇身上冒出来,那语气,那腔调,我只想对他说两个字——呵呵。马德,能不能不要说我是你娶的?我是个正常的男人!男人!
  
  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杨宇从口袋里掏出一部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走到一边和薛暮秋说悄悄话。我心里那个悲愤啊!原来我刚刚的话已经全被那货听到了啊。我看了看杨宇那边,决定离开。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
  
  薛暮秋你给我等着,等我找到了电脑,劳资第一个找人黑了你们公司,第二个找人黑了你家的监控,第三个找人把你家住址和你相片挂出去!
  
  杨宇见我走了,忙追上来:“夫人等等!少爷他人格交替了!”
  
  我脚步顿都没顿,他人格交替了你医生去找他才对,你个医生还找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去找他?!滚!
  
  “夫人!拜托你去看看爱丽丝吧!她又开始写作业了!”杨宇的声音透露着他的悲伤与悲愤。
  
  然而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最后我还是过去了。被不知从哪冒出的那两个助理抗过去了。
  
  mmp。仗着人高马大欺负我一个只有敲键盘力气的宅男是吧?!
  
  杨宇塞给我一个手机,告诉我他的号码和薛暮秋的号码都存了进去,和爱丽丝的交流过程中如果有什么不懂的随时找他。
  
  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真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