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君闲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当年基督入世,也在这阳光下长大。

第1章 一锅绿色魔女之药的背后,究竟是兽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白泽是一只神兽,出生日期大概可以追溯到白垩纪,漫长的生命让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现在是中日天界交界处桃源乡月宫汉方极乐满月这家药店的店主,既温柔又体贴还有钱,实在是女性想嫁排行榜NO.1——你觉得可能吗?这毕竟是一只多情的神兽啊,如果他对于美色和酒精的抵抗力能够稍微高一点……大概会比鬼灯更受欢迎吧。

  

  ——白泽对于鬼灯竟然比他还要受欢迎非常之不满。

  

  这天他又和桃太郎碎碎念:“那个恶鬼竟然比我还要受欢迎,明明长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暴力、不讲理、不和蔼可亲、对可爱的女孩子一点都不温柔还很凶……(以下省略一万字对于鬼灯缺点的描述)”

  

  桃太郎对白泽很服气,就凭白泽能用那么一长串的话,用不同的措辞甚至带上了中文里的成语,听发音就知道压根不是重复的,但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白泽可以堂而皇之的说出鬼灯“长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的话——你们两个长得很像非常像特别像你知道吧!知道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来?明明鬼灯大人只是经常皱着眉头眼神总是露出凶光而已……桃太郎下意识忽略了自己越来越心虚的感觉。

  

  “桃太郎,快拿瓶子来。”白泽虽然嘴上抱怨着鬼灯,但手脚依旧麻利,毕竟制药是一件不容马虎的事情,“一定要陶瓷瓶啊,玻璃瓶是不能装的。”

  

  桃太郎回过神,下意识看向了白泽身前的坩埚,看到里面泛着诡异油绿色的液体——不是,这真的是药而不是毒的吗?他不禁抖了抖,小跑到柜子旁拿了一托盘的陶瓷瓶过来。

  

  看着白泽往陶瓷小瓶里倒药水,桃太郎忍不住问:“这、这究竟是什么药啊?”

  

  白泽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魔女之药啊,我之前没有告诉过你这是特地给那只恶鬼准备的吗?”

  

  ……拿这个给鬼灯大人喝?!桃太郎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了白泽的脸与鬼灯的狼牙棒亲密接触的画面。他打了个寒颤,开始对他这个便宜上司的作死行为进行规劝:“魔女之药是这个样子的吗?”

  

  “当然——不是。”白泽微微一笑,“这是为鬼灯准备的特别款——我会在这里面添加百分之五十的睡眠药,顺便一提,魔女之药里面睡眠药一旦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就无法发挥效用了,桃太郎要记住啊。”

  

  桃太郎哪有心思记这个:“我记得前几天送到拍卖会的魔女之药是金色的……”为什么这个是绿的?!

  

  白泽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因为这里面我还加了一点辅料。”似乎是看出了桃太郎的惊恐,他安抚道,“没事的,这几味药材的药性会互相中和,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这锅药的颜色变一变——不会让那只恶鬼出什么事的。”

  

  真出什么事那还得了?!桃太郎无语了,但是他还是锲而不舍地追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听到这话,白泽顿时露出了一个苦大仇深的表情:“他一狼牙棒把我的手机砸碎了!”

  

  手机?砸碎了一只手机而已有必要这样……报复的吗?

  

  桃太郎的疑惑被白泽看懂了,他开始控诉鬼灯对他手机做出的不可饶恕的“罪行”——

  

  白泽的手机,是GSJCB-IJOHNU限量版手机,这款手机不仅功能强大信号稳定质量赛高能实现三界通讯天上地下任意打,而且(敲黑板,重点来了)引入人界手机最先进的备份系统和超大储存空间,一经上市引无数宅鬼宅妖宅神争相抢夺,可见其抢手程度。不过由于制作成本太高以至于一经发行便半路腰斩,仅发行百部就黯然退出手机发展的历史舞台。想当初白泽还是凭借着昆仑山开山祖师(真的是“开”山)的名号昧着良心获得了一台。

  

  白泽想要这个手机纯粹就是看上这个手机的备份系统,要知道他这兽嘴贱又手欠,不知道在鬼灯面前炫耀过多少次他手机里储存的中欧日天界地狱人间各类(可勾搭的)女性的手机号——在这里就不得不佩服白泽先生锲而不舍百折不挠越挫越勇永不言弃的强大精神了。因为他在“手机”这一通讯工具出现以后到现在为止不到百年的时间里,前前后后至少给鬼灯炫耀了十七次!

  

  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五次七次,而是整整十七次!在这十七次里,白泽的脸有四次与鬼灯的狼牙棒亲密接触,八次被鬼灯的手强制性与大地接触,五次被直接抡到了人界去。这对白泽来说还不算什么,毕竟他自己就是个医生,虽然说医者不自医,但白泽艺高人胆大啊!最让白泽可恨的是这十七次里,十五次手机被格式化,两次手机被砸碎!

      不用怀疑,这次就是白泽第二次手机被砸碎的心痛时间!

  

  真的是心痛啊!就因为这手机拥有强大的备份,他在鬼灯面前第十六次炫耀的时候尽管被格式化了,他也能很快就找回所有的数据——虽然说是茄子帮他的,谁让白泽这个老爷爷不服老却又确实不擅长用电子产品呢?

  

  本来这样,至少还能相安无事那么几年吧,谁知道白泽这个死性不改的又在鬼灯面前炫耀起来,这次不只是被砸出鼻血而已,鬼灯还把手机给砸碎了。砸!碎!了!

  

  白泽简直是痛心疾首,自从有了这部手机,凭借超大的内存空间,他可不只是把电话号码存在里面就了事了,他还把那些电话号码的主人按照性格类型外貌爱好等等等等分了好几类,顺便还附上了美美的照片。每次他翻阅手机通讯录的时候都能产生一股浓浓的自豪感——可这部手机被那只恶鬼砸碎了!砸碎了!还是粉碎性的那种!要是个鬼或者神再或者人被揍成粉碎性骨折,白泽说不定还能搞出那么一二三四来治疗人家,可这是手机啊!白泽虽然会用手机,但他也不过是打打电话发发信息看看论坛,他对手机的修复完全不懂啊!

  

  重要的手机被鬼灯砸碎了,白泽自然不能捧着手机碎裂的“尸身”痛哭不止——事实上,白泽压根没有哭,他只是干嚎了两嗓子,两手死死抱住鬼灯的腿——尽管鬼灯根本不管他直接拖着他前进,他也死不松手,非要鬼灯赔。

  

  鬼灯虽然不在意,但是这么拖着白泽去四处巡视确实不方便,索性写了一张一百万日元的支票丢给白泽。白泽那个气啊!这手机的价值只有一百万日元?那可是天价!不,那是无价的!

  

  白泽不依不饶,非要鬼灯赔给他一个GSJCB-IJOHNU的手机。没办法,他前段时间为了投一个喜欢旗袍的霓虹女孩纸所好,在本土高定了一件旗袍送给了人家,现在处于吃土期。再说了,这明摆着可以名正言顺地敲鬼灯竹杠的事白泽会轻易放过吗?还有什么比敲鬼灯竹杠更让白泽开心的了?没有!——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鬼灯愿意给白泽买的大前提条件之下。

  

  想到这个前提条件,白泽也有些不确定,毕竟鬼灯这家伙喜怒无常的,究竟会不会同意呢?!所以白泽那畅想了一番的打算,很可能只是个理想模型。

  

  出乎白泽的意料,鬼灯居然同意了!白泽可以说是难以置信了,他刚想确认一下,就被鬼灯一巴掌拍的嵌进了地面:“过几天我寄给你,别在这里碍眼。”

  

  那之后,不到三天鬼灯就把手机寄来了,手机是红色的,不仅有金鱼草贴纸,还有金鱼草吊坠!会叫的那种!不,其实那就是一只迷你版的金鱼草吧!还是活的!

  

  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详预感,白泽划开了手机屏幕顺便吐槽了一下鬼灯的辣鸡品味——谁会用狼牙棒做锁屏啊!其实白泽的锁屏一直都是系统默认的蓝色界面,根本没资格嫌弃。划开屏幕之后那才是真正的大礼,鬼灯给这个手机设置了金鱼草页面,屏幕上一片片的金鱼草,那叫一个红艳艳。更绝的是那还是动态壁纸,能一起一伏上下摆动的金鱼草了解一下。

  

  定睛一看,嘿,还有一横幅在那竖着。红底黄字写着“愚蠢的偶蹄类赶紧下地狱吧!合众地狱已经准备好了!”白泽给鬼灯气的啊,想都不想就直接拨了鬼灯的号码:“喂?!”

  

  “正好我有事找你——这七个工作日之后我要去人类视察,记得做魔女之药。”

  

  一听这话,白泽顿时没有心思和鬼灯掰扯了,他一门心思想着如何从鬼灯手里坑钱了:“二百万五十毫升,不能再多了!”

  

  电话那头的鬼灯也蜜汁和白泽较起劲来:“两百万一百毫升。”

  

  “不行!六十!”

  

  “好,六十万五十毫升,给我准备两百毫升,我会亲自去取的。”说完,鬼灯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很快,桃源乡上空回荡起了某只神兽的怒吼:“我说的是六十毫升不是六十万!你这只无耻的恶鬼!!你给我等着!!!”

  

  于是,便有了这锅绿色的魔女之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永远都不要得罪医生,尤其是手段高超的医生,就算这位同志不能直接弄死你,也可以恶心死你——虽然这位医生并不一定能够恶心到他想恶心的那只鬼。鬼灯可是会做脑髓味增汤的居家(?)好鬼呢~~~

  

  桃太郎对于这个神展开很是无语,他的重点抓的也不是很对:“白泽桑为什么会记得鬼灯大人的手机号码?”

  

  这能叫重点抓的不对吗?能吗?为桃太郎点赞!!!

  

  听到这个问题,白泽也卡壳了——对啊,当时他是怎么拨出鬼灯的电话来着?他记不清了!

  

  

  

  

  

一点废话:

  关于睡眠药那里,纯属胡诌

  我真是越来越会扯了√

评论(1)

热度(42)